• <table id="eege6"></table>
  • <option id="eege6"><option id="eege6"></option></option>
  • <menu id="eege6"><center id="eege6"></center></menu>
  • <bdo id="eege6"><center id="eege6"></center></bdo>

    合肥從上海搶走了中國版“特斯拉”

    瀏覽次數:發布時間:2020-04-29 16:09:15編輯:合肥大型工廠招聘網

    蔚來創始人李斌

    “電池召回,補貼退坡、消費下降,重重打擊接踵而至,簡直是內憂外患?!?019年底,蔚來創始人李斌說,蔚來已經走過了最危險的階段。這一年,他曾被媒體稱作“最慘的人”。

    前兩年,投資機構排著隊要給蔚來投錢。蔚來陷入困境以后四處求援,融資傳聞雖多,但始終沒有落實的。蔚來高管也在接連離職,陰霾始終籠罩在這家造車新勢力的頭頂,蔚來成為了2020年第一家延遲發放工資的車企。

    在疫情對整個中國車市都造成了極大影響的情況下,有消息稱,合肥百億資金支持給蔚來,這無疑給行業帶來了一些新的可能性。


    百億支持蔚來?

    2020年2月25日,蔚來與合肥市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。合肥市2020年重大產業項目投資數額1020億元中,有100多億將支持蔚來。


    一排左數第三個為李斌

    簽約當天,合肥官方曾經發布一條披露簽約細節的微博:145億元的融資金額將用于公司研發、市場體系建立和運營,10億元用于規劃建設總部及研發基地,15億元用于建設生產第二生產基地。

    此外,還表示,2020年,蔚來中國預計營收148億元,上市3款車型;2024年營收1200億元,上市6-8款車型;2020-2025年,總營收4200億元,總稅收78億元,2025年前在科創板上市。

    從框架細則上看,對蔚來的未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如果要完成148億元的營收目標,以40萬元的車價計算,則需要達到3.7萬臺銷量。數據顯示,蔚來汽車2019年全年累計交付量約2.06萬輛。今年碰上疫情,銷量形勢恐怕會更加嚴峻。


    不久后,這條微博就被刪除。緊接著次日,安徽省、合肥市一干高層領導,及江淮汽車董事長安進,與李斌一同見證了蔚來EC6量產項目啟動。


    自2016年4月第一款量產車以來,整個蔚來的生產環節、制造鏈體系都在合肥。最初,蔚來是因為沒有整車生產資質而選擇與合肥車企江淮合作的。

    用從未生產過高端車的江淮來代工蔚來,一直為人詬病。甚至有車主自己會將“江淮蔚來”的車尾標識給摳掉。但蔚來一直自稱是以用戶為中心的新創高端車企,在研發上也持續高投入。在此期間,蔚來也一直在尋求其他新代工合作伙伴,或者與新伙伴合建工廠來生產。然而,現實讓它繼續選擇了合肥。

    蔚來當天發布的公告顯示,合肥政府希望為蔚來在合肥的長期發展提供資源和資金支持,將中國總部落至合肥,進一步擴大業務,并與當地生態系統建立合作伙伴關系。這一說法,引發了市場對江淮混改的猜測。

    合肥巨資支持蔚來的消息擴散后,江淮汽車股價連續兩日漲停。在此前的混改中,由于民營資金的比例較低,并未完全激活江淮汽車的活力,銷量也持續低迷。外界則對于江淮的“二次混改”一直抱有預期,蔚來也是近年來被提及最多的潛在參與對象。

    隨后江淮汽車即辟謠,公司與蔚來汽車之間不存在除已披露外的其他合作計劃,也沒有混改計劃。

    不過,在2020年3月26日,江淮汽車用27億地產抵押置換來16億銀行授信。這筆資金具體要用在何處,江淮汽車并未給出方向。外界的猜測有兩種,一種是江淮汽車業務表現不佳,當下現金流緊張,另一種猜測與蔚來汽車籌劃的“蔚來中國”項目有關,可能用于項目的前期運作。

    事實上,合肥并非蔚來的第一選擇。據李斌自己介紹,蔚來與合肥市的談判持續時間并不長,從今年一月份開始談判到雙方達成一致,基本上也就只用了一個月時間。

    并且,合肥百億資金支持這一紙框架的細節尚不明確,是否存在變數,也不得而知。在蔚來發布的公告內容中,僅將EC6列為重點,落戶合肥一事僅一筆帶過。李斌也透露,雙方約定在兩個月內簽署最終投資協議。


    總部“雙城記”

    去年春天,由于資金缺口,蔚來通過財報對外宣布取消上海嘉定的新工廠建設計劃。但在黃浦江另一側,最大競爭對手特斯拉入華,其臨港工廠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平地起高樓——上海市為其提供了大量廉價的土地,以及近百億規模的銀行借款。

    蔚來上海工廠的折戟,不免讓人調侃,上海為了特斯拉,無情拋棄蔚來。不過,蔚來聯合創始人、總裁秦力洪卻表示,中國總部的設立不會影響到蔚來與上海的進一步合作和投資。

    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,“它與上市公司的治理和注冊地沒有任何關系,也不會涉及到公司和人員的搬遷?!辈⑶?,除了進行一些必要的運營優化之外,也不會進行“運動式”的人員優化。

    今后,蔚來會把中國的業務整體打包注入蔚來中國實體,這個實體屬于蔚來上市公司的子公司。蔚來中國總部項目與上市公司的治理和注冊地沒有任何關系,也并不涉及到上海人員的搬遷。


    上海蔚來汽車展廳

    所以,這個所謂的蔚來中國總部,并不是大家一開始所理解的總部——上海蔚來是全球總部,安徽蔚來是中國總部。這也意味著盡管合肥市政府花費了上百億,蔚來也并不會成為一家“安徽企業”。

    從經濟發展水平以及區位優勢上講,合肥確實并不是蔚來的最好選擇。上海是重要的科技研發中心和國際領先的創新要素聚集中心,在智能高端制造、汽車營銷領域具有極大優勢,而合肥的優勢在于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快、商務成本低。

    蔚來汽車的定位是高端電動汽車,如果離開上海到一個二線城市發展,對品牌形象也許會產生一定影響,但蔚來資金吃緊。從目前的局部來看,圍繞長三角構建整體生產體系,將合肥看作是長三角的制造基地和科技承接者,是一個折中策略。

    在有機構看好蔚來的同時,也有分析師發出了擔憂的聲音?;ㄆ煜抡{了蔚來汽車的評級,對蔚來近來的不佳表現以及其與合肥政府達成的最新協議感到擔憂。

    花旗分析師Jeff Chung稱,“雖然該交易將緩解蔚來的短期現金流壓力,但雙方的合作將要求蔚來將一部分資金用于總部建設,如果長期銷售疲軟,這可能使公司承受更大壓力?!?/span>

    從此前的發展路徑看,蔚來追求的是急速擴張的“速度”和“攤大餅”式的勝利。在奔赴上市,門店擴張,以及全球設立多個研發中心等發展過程中都能感受其意氣風發。但是隨著資金壓力變大,以及公眾對產品交付時間和質量問題的質疑,蔚來一度陷入“至暗時刻”。

    蔚來在2019年底披露的三季度財報中已經發出預警,公司現金余額不足以提供未來12個月繼續運營所需要的營運資本。此后,又傳出蔚來鼓勵員工十三薪置換成限制性股票計劃。


    江淮—蔚來合肥工廠

    作為一家目前為止僅在中國銷售的汽車品牌,現階段將中國總部與全球總部設在兩個城市,未來可能會造成企業一定的業務重復或重疊,或是其他形式的資源浪費。


    這是個“高風險產業”

    一直以來,如履薄冰的蔚來都在國內積極尋求戰略融資與合作。


    去年五月,蔚來就宣布已與北京亦莊國投簽訂框架協議,將在北京設立“蔚來中國”,生產其第二代平臺車型,亦莊國投將向蔚來汽車投資100億元。但從始至終亦莊國投對外未有過明確表態。

    等到十月,又有消息稱蔚來正在與浙江湖州接洽。隨即湖州市吳興區委宣傳部否認了與蔚來汽車簽署框架協議,鑒于評估風險過大,已停止與蔚來合作。

    今年一月,蔚來又有合作消息稱,廣汽集團正在籌資,計劃入股蔚來汽車。廣汽在上市公司公告中稱,“目前雙方就蔚來融資計劃有所探討,但仍處于早期階段,并未形成任何有約束力的協議。最終能否達成一致,存在較大不確定性?!蓖瑫r廣汽強調,未來即使參與,任何潛在投資都不會超過1.5億美元。

    盡管蔚來屢次三番處于求資不得的尷尬中,但依靠資本市場迅速的反應,這些消息對股價起到了一定的提振作用,蔚來也試圖通過這種作用重獲市場信心。

    從這些未果的項目來看,與蔚來合作確實是一件極具風險的事情。一方面是燒錢帶來的不確定性。過去的經驗證明,蔚來的融資速度遠遠比不上燒錢的速度——從成立以來蔚來已經燒去200多億,僅2018年的研發費用就高達40億。

    面對虧損,李斌曾解釋說,“作為一個年輕的公司,不可能說,你上來就掙很多錢,不現實,特斯拉賠了16年,我們才(創業)4年多。這就和你不可能要求一個4歲多的小孩養家一樣?!?/span>

    另一個方面是受到新能源汽車龍頭特斯拉的影響。特斯拉上海臨港工廠是中國首個外商獨資整車制造項目,擁有最高的生產標準和最先進的全自動化生產線。并且,特斯拉Modle3的售價僅需三十萬元,售價的直接對標某種程度上使蔚來失去了性價比的優勢。從品牌以及產品等方面,蔚來都將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。

    那么,合肥看上蔚來什么了?

    合肥市政府表示,合肥將扶持蔚來在5年內打造成千億市值的龍頭企業,使其帶動合肥乃至安徽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。


    合肥市

    看看合肥崛起的歷史就能發現,這是一座“大膽”的、有“野心”的城市。合肥“出身”不好,原來只是一個小縣城,工業底子薄。讓它改變命運的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上海企業的內遷——合肥前前后后承接了56家工業企業,激活了多個工業門類。

    2005年,合肥做出了“工業立市”的重大決策后,加大了招商引資力度,尤其是通過政府主導融資的方式,引進龍頭企業來撬動發展之門。合肥家電、平板顯示、新能源等產業發展壯大,后來居上,在全國都擁有了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   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合肥與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互相成就。當年中科大南遷,多個中部省份不愿接納,致其“流離失所”,最終是合肥騰出了合肥師范學院的校舍接收了中科大。2017年,合肥依靠中科大等機構等強大的科研實力和人才資源,成為繼上海之后國家正式批準建設的第二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。

    這些年,安徽一以貫之地“向東看”,也正契合了國家發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的戰略規劃。新能源汽車作為一個新興產業,技術研發面臨各種未知探索。此前,蔚來研發、銷售等高技術含量、高附加值的部分業務主要集中在上海,合肥則希望能通過這次投資蔚來,提升地方產業的研究和創新水平,搶占價值鏈高端。


    蔚來江淮工廠

    大膽押寶蔚來,合肥看中的正是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未來,即便蔚來不會全盤“安徽化”。而蔚來先要考慮的,則是如何從困境走出來,活下去。

    客服服務熱線
    0551-65521353
    關于我們
    名企與熱招
    版規與推廣
    注冊與登陸
    咨詢反饋
    合肥大型工廠招聘網站長微信
    站長微信
    合肥大型工廠招聘網手機版
    手機瀏覽

    Copyright ?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合肥大型工廠招聘網 皖ICP備15023733號-4

    地址:安徽省合肥廬陽區天慶大廈2010室 EMAIL:570452399@qq.com

    韩国三级少妇大胸,国产v综合v亚洲歐美大,真人啪啪喷水高潮呻吟无遮挡
  • <table id="eege6"></table>
  • <option id="eege6"><option id="eege6"></option></option>
  • <menu id="eege6"><center id="eege6"></center></menu>
  • <bdo id="eege6"><center id="eege6"></center></bdo>